【內地搖滾專題】為何一個台灣音樂節,那麼執著於「內地」的定義?

inlandrock-article02-7

台灣唯一不靠海的南投縣,內地搖滾今年選在集集鎮舉行

常說「不怕生壞命,最怕改壞名」,對人名與命運密不可分的信念,把期望投射於名字,也算是以凡人之力左右人生的勇敢嘗試。不過,活了一定年歲,你我大概不再執著於名字的意思了吧。聽到聲音就反射性應一聲「是!」。正如說起「內地」,我們便心神領會「是那兒」--有時是地理區域,也可能是一個市場,或者一個政權……總之我們就是知道。

inlandrock-article02-4

九月底在台灣南投縣的集集鎮,火車站後方卻掛起了「台灣的內地是南投」橫幅,繞過看板便到達「內地搖滾」音樂節會場,台上共有五十多支樂隊演出。

第一夜的高潮,是饒舌歌手大支,讓徒弟顏冠希在台上燒掉中國五星國旗並混著水喝下,然後大支與台下觀眾合唱〈蘭芭詞〉:

整天開口閉口內地祖國你不煩喔
內地
台灣的內地是南投
-〈蘭芭詞〉歌詞

歌詞正是激進工作室負責人陳威仲,命名「內地搖滾」的原因。他直言,重新定義「內地」概念非常重要,「對香港來說,『內地』目前是中國大陸,但對台灣來說,『內地』應該是台灣唯一不靠海的地方,叫做南投。很多藝人搞不清楚狀況,認為自己屬於中國的一部份,對我來說不是這樣子,希望真正屬於台灣國籍的人能認清這個事實。」」

 

於是身兼樂隊拷秋勤DJ的他,自2015年起,憑兩人團隊(今年新增至三人)透過眾籌集資,舉辦他本來就熟悉的音樂節。「我本身也是音樂人,覺得自己有責任。而且音樂可以傳達很多理念,是生活的一部份。聽音樂的人多多少少會因為支持的歌手而做改變。像我的樂團一直有利用音樂去反對服貿協議、反迫遷,也確實看到歌迷跟我們一起做。」

inlandrock-article02-6

陳威仲

能被消費就是主流

讀到這,請不要幻想我與他正襟危坐,嚴肅正經地討論政治論述。其實當時兩個舞台聲量很大,樂隊和表演者玩得興起,「中國是中國,台灣是台灣」、「台灣內地是南投」等說法,很輕鬆地混在喝幾口啤酒、笑談天氣、歌曲內容中。我懷疑全場只有來自香港的我,那麼煞有介事地留意「國家」、「內地」等字眼。事後回想,其實那場景與一般音樂節並無二致。

台灣每年音樂節多得很,如果內容沒有分別,又大張旗鼓為「內地」正名不就成了區隔市場的工具嗎?「我們擺明就是要消費這個口號,我們要消費到底。」陳威仲戲謔道,如果沒有人要消費,他會考慮註冊商標,「就是只有我可以消費。」

inlandrock-article02-2

Bater

獨立音樂與政治議題的共生

背包掛著台灣獨立旗幟的Bater,是前來參與音樂節的觀眾,他認為消費的前提是「這個議題大到有市場才可以消費,如果它成為一個可被消費的標籤,那對我來說是件可喜的事情。」

他亦坦言,政治議題與音樂的關係並不單向,「我覺得像是水幫魚、魚幫水,抗爭的民眾也可因為議題去了解音樂。我第一次聽到滅火器,正是他們三、四年前的反核大遊行在凱道前的表演。即便他們創團十五年,一直也主要是為獨立音樂圈所認識,真正取得全台知名度,是創作〈島嶼天光〉(註:三一八/太陽花學運時創作的歌曲)之後。某程度上是議題才把音樂帶出來。」

同樣以觀眾身份前來,曾在學運場外主持「太腸花論壇」,以及舉辦巨獸搖滾音樂節的音地大帝,則看到「消費口號」能令台灣獨立及國家定位議題,獲得超越音樂節觀眾的關注。「內地搖滾把議題操作到變成主要訴求,因為較多媒體報導,所以在一般大眾算是滿有能見度。雖然來參加的還是以樂迷為主,但活動發揮的效果比現場觀眾人數多好幾百倍。」

inlandrock-article02-3

音地大帝

相比香港近年對音樂人「消費光環」的小心翼翼,Bater與大帝認為,台灣社運人士與獨立樂隊及樂迷有不少重疊,隨著音樂人身影出現得越多,群眾也更接受音樂在抗爭活動可作為放鬆、凝聚熱情,甚至是跳出嚴肅學術的角度,從感情出發去引起議題的關注。

「以往一些議題活動,如2013、14年每星期在自由廣場的反核講座、佔領教育部時都有找樂隊演出。像三一八衝進立法院的人當中,也有不少樂隊成員。在佔領第二天,場外已經有樂隊輪流表演。」

除了樂隊本身熱衷參與社運,他們笑言,與主流藝人不敢張揚政治立場,而反覆使用「內地」指稱中國不同,獨立樂隊本身就不是賺大錢的事業,能夠進軍內地的也屬少數 ,「沒有賺中國的錢基本上就無所畏懼呀。」

inlandrock-article02-5

大支(左)在內地搖滾演出

article01-03

 

說點實際的音樂節經濟

南投固然是台灣地理上的內地,但藝人口中的「內地」實際指向一個代表經濟利益的龐大市場。往韓國發展的台灣女星周子瑜,舉出台灣旗而令內地網民大喊「封殺」、「抵制」,經紀公司讓她拍攝道歉短片。內地搖滾舉行之時,南投縣長林明溱也與其他縣長到中國,會見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、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張志軍。

陳威仲形容他是在「朝貢」。「今年因為政黨輪替,中國刻意切斷市場,減少觀光陸客,南投縣縣長把願景寄放在中國那邊,是我們不想看到的狀況。所以我們的存在非常重要。」

inlandrock-article02-1

南投附近便是著名景點日月潭,亦是中國遊客熱點之一,「遊客其實會很刻意避開中國遊客進出的地方,我希望能扭轉這一切,利用這個口號去發展觀光,不用倚靠中國市場。」

而今年內地搖滾不但獲台獨元老級人物史明撐場,亦獲集集鎮長支持,高調自行購票入場,並表示有助推動地區旅遊業。陳威仲則告訴我,內地搖滾參加人數從第一屆的三千人,到今年單是第一天已經有五千人,「希望能辦到台灣獨立為止。」

There is one comment

  1. 惡趣味的反擊!內地搖滾:認真就輸了,我們用最不認真的態度把事做好做滿 – VStory 你的精采故事

    […] 因為議題敏感,我本以為對陳威仲說任何話都得小心謹慎,但就如 《GLASS ONION 》的專題文章一般,發現自己預設太多立場,這不過就是一個開心的音樂祭,任何嚴肅議題都能在幾口啤酒和陽光照射下閒話家常。言談中陳威仲就像大孩子般說著:「有些人會說,你們這樣揶揄中國,自以為很好玩?我們必須跟大家講,真的蠻好玩的,你要不要試試看?」 […]

    Lik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