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頹廢VS治癒 淺藍色的「文青」Rapper – Triple G

在Google大神鍵入Triple G,會搜出哈薩克拳擊手Gennady Golovkin,第二個顯示結果是本地rapper Triple G的臉書專頁,按下去你會看見一抹簡約藍色和一個身穿白tee的年輕人背影。

triple-g_7

照片提供:Seeahole

在trap / gangsta rap風行的今日,Hip Hop廠牌撒野作風(Wildstyle Records)旗下有這樣一位氣場獨特的說唱歌手—乍看他的唱片封套及MV製作,你會以為只是另一位「文青唱作歌手」。他的專輯甚至放在文青最愛的誠品書店寄賣,難怪他自己也說:「我覺得自己最特別是無論外表造型到曲風,都絕對不會令人聯想到Hip Hop/ 我是Rapper 哈哈。」

Hip Hop予人最直白的感覺,多是憤怒、反建制、控訴社會的種種不公,被扣上「文青」的帽子,本來不太夠「型」:「至少自己提供了一個新面向給別人,原來Hip Hop不一定是粗口橫飛,也可以很斯文的。我也常聽trap/ gangsta rap/ old school Hip Hop,只是在最需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創作中,我想穿一套最舒適的衣服,拿著一支最合適的筆。」

呃,誠實面對自己,這好像又不太符合文青精神。

triple-g_2-jpg

照片提供:Seeahole

筆者上回在現場看Triple G,他的演出被夾在民謠歌手SERRINI和「香港樂壇新希望」米奇老味神奇屋之間,為當晚滿滿的演出安排,帶來了一絲很chill的空間。如果要定義,Triple G大概可歸類為輕饒舌吧。

1381339_10151789631606464_261711795_n

台灣嘻哈界代表人物蛋堡(圖片來源:蛋堡facebook專頁)

「我音樂上的啟蒙和最愛的都是台灣的蛋堡,他是台灣輕饒舌的代表,完美駕馭Jazz beat, 示範了jazz hip hop的可能性,亦令我知道Rap的遣詞可以很美,用字可以很有重量。」所以中五開始寫詞的他,除了用心雕琢歌詞外,音樂也不落俗套。

細聽兩年前的《白日夢一場》你會發現,Triple G寫的題材和節奏旋律都較柔軟,而且融入了Jazz、blues等元素,亦奠定了他後來的風格,製作人Canvas應記一功。「別人說我的歌會有一種頹廢感,但聽完卻反而有種治癒的效果。我的音樂多圍繞著青春,夢想,剖白,拉扯。是一個有血肉的年輕人。」

風吹入眼睛難免會落淚
而夢一眨眼跌得支離破碎
但係呢陣風必要追
呢一場夢要保持清醒嘅醉
夢劇場嘅入口的確有啲窄
但唔經篩選點知邊個夠資格

Triple G跟我說,Hip Hop在他心目中是一坨紙黏土,你可以按照心中所想的模樣捏出不同形狀,去表達自己。所以對於「文青」二字的描述,他也不以為然,沒太大感覺。當你如此去誠實面對自己,其他人說甚麼,似乎也不太重要了。Triple G的內心,應該不是一個真正文青吧。

image-1

Triple G 淺藍色的號角 Full live band performance //
with guest opening :
Merry Lamb Lamb
Matt Force
and more to be announced

Ticket : $150 / door only. (With one free drinks supported by WANDERER)
Venue : Love Da Reocrds –
Unit A, 14/F, Chiap King Industrial Building, 114 King Fook Street
San Po Kong, Hong Kong

活動連結:http://bit.ly/2lSbWEi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