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題】我們問了詞人因葵,到底〈香港料理〉在唱甚麼

自從2013年網絡紅人達哥直播打機時重新演繹〈香港料理〉,這首由鄭少秋於1999年推出的歌曲,突然又成為「潮歌」。不屬那個年代的年青人都能唱上兩句「牛肉加蔥花 要烏冬嗎」,又或者重播又重播那個比K-Pop早了十多年的勁舞MV,但亦令人很想問,到底是誰覺得秋官應該唱Rap?明明日本妹著Roller落「柯打」,為何不是「日本料理」?

「監製說要填Rap詞,我話,吓?好憎Rap喎!但他說『做啦』,放低一些拍子,我便一邊聽一邊構思故事。」因葵坦言沒聽過達哥的版本,也不知道這歌又紅了一遍,但語氣平淡地說著填詞經過時,一再強調,填詞只是一份工作,「我不覺得〈香港料理〉有什麼特別好說,十句已經可以說完啦。」

填詞三十年,也不過是一份工作

「因葵」是陸謙遊的筆名,筆下成名作是1985年太極樂隊的〈紅色跑車〉,他負責作曲和填詞,後來也成了樂隊的御用填詞人。他筆下的歌詞愛用破格意象,燥動的人抵抗荒謬世界。合作過的歌手包括陳百強、林憶蓮、葉倩文,但他也有些詞破格得被人「篤住嚟鬧」,黃伊汶的〈戒男〉是他的;趙頌茹的〈唔該行開〉、梁洛施的〈晚晚乖〉也是因葵出品。

或者簡單一點地概括他的詞作:1999年的因葵交出了〈香港料理〉,但也為鄭秀文填了〈插曲〉並獲得(當年還有公信力的)十大勁歌金曲「金曲金獎」。

yan-kwai-01

 

「我只是一個影子寫手,做適合那位藝人的作品,他們是我的客人,我從不會為自己去填別人的詞。做了所謂的填詞人三十年了,但有幾多首歌是我想做的?」

於是,監製說要為秋官寫Rap,他很理解。「鄭少秋的形象很正面,不是那些『行撚開啦,死老鬼』,也不是『今天應該很高興』的達明一派,他是入屋男人或古裝劍客。所以想做些他未嘗試過,別人也想不到的東西。」

秋官也可以賤格地講粗口

正如他所講,正氣劍客突然出來Rap是新鮮事,但正氣俊俏小生可以唱「燒喇叭」嗎?「就是『屌那媽』的諧音呀,但他不可能講粗口,我退讓了,沒寫粗口,唱片公司也沒有Ban。」而且監製還「加料」安排了「㗎妹著住ROLLER同啲客落ORDER」,「監製說角色夠賤格,雖然沒什麼特別,但總會令人聯想到淫賤野,有時寫詞會有心去誤導觀眾。」

yan-kwai-02

十七年後的今天,因葵形容這是一首中性的歌,「不是最好聽,也不是最難聽,但它不像任何一首歌,甚至不是一首K歌。我滿意了,因為鄭少秋做到他之前沒有做,但可以做到的事。」

〈香港料理〉講述主角在日本當地吃日本料理,因為太餓,點了蝦、清酒、烏冬、海鮮湯、串燒、冷麵、加洲卷,最典型的日本美食他都吃遍了,結果以天價結賬。他心生不忿,覺得回港吃更好,最後引伸出對香港前途的憧憬:

「香港長大都咁多年
 就算再唔風光 都係一時
 好過走去外國 亂咁洗錢
 不如儲錢過二千年囉」
-〈香港料理〉作曲:Alex San/C.Y.Kong 填詞:因葵

1999年的詞還寫到獅子山、賽馬、煙花,甚至基建的繁華景像,放在今天香港,年青一代很難不覺得這是「奇歌」,上面那些符號的意義,早就天翻地覆了。歌詞中的香港,那麼陌生。

「後香港料理時期」的香港

「當時來說,我不特別喜歡回歸,持觀望態度,只是想歌詞開心直接,也有Message。那時新機場剛落成,沒有認真去想什麼青馬大橋,只是發現好多偏遠地方多了好多基建。正面地說,就是回歸後香港更好,大家留下來消費吧,因為當時香港正從1997年的高峰走下坡。」

那2016年,因葵會為我們寫首什麼料理?

「不是〈主席是個紅太陽〉嗎?你問要寫『乜乜料理』,如果我這樣做,跟〈耿耿於懷〉續集有什麼分別?可能寫隻歌叫『毒你唔死』吧。因為當年(99年)其實不是最仆街的,雖然我不敢說現在是最仆街,但肯定仆街過99年。」

There is one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