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內地搖滾專題】我參加了一個歡樂的台獨音樂節,但首先感到格格不入

article01-03

九月廿四、廿五日的周末,我參加了第二屆「內地搖滾」音樂節。這個靠眾籌資金運作的台灣音樂節,不但號召到五十多個獨立音樂單位,走進台灣唯一不靠海的地區南投縣集集鎮,為「台灣的內地是南投」這個訴求背書,更是唯一打正旗號宣揚台獨的音樂節。

心裡盤算著要採訪創辦人陳威仲,後來遇上本身是音樂節主辦人及社運人士的音地大帝,還輾轉聯絡到曾表態支持台灣獨立的樂隊滅火器,本想讓他們談談台獨、正名「內地」一詞的政治論述。

只是踏進音樂節,一片歡樂戲謔氣氛,賣香腸的「大陸黑心腸」攤位、舞台佈景是一絲不掛的漫畫版「雞排妹」鄭家純;樂隊演唱之間夾雜玩笑話地呼喊「台灣是台灣、中國是中國」,一邊閒話家常,一邊在社交網站直播燒毀中國國旗;觀眾穿著「自己國家自己救」、「封殺確認」等紀念Tee,遊走於台下的法輪功示範、向強國道歉遊戲。而音樂節其中一件周邊商品則是印著「打壓」(Suppress)的台灣形狀抱枕,則喻意「越打壓越舒服」。

article01-01

article01-02

我手中的採訪問題看起來正經得不合時宜,消費到底的經營方式甚至令我不安。

這才想起,香港兩年前雨傘運動期間,我每天都看難頂的「四點鐘許Sir」,頂著睡馬路和時刻警覺帶來的酸痛肌肉,點開〈話你戇鳩怕你嬲〉、改編自〈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?〉的〈問誰未發聲〉、〈雞蛋與羔羊〉等歌曲,還有突顯政治人物荒謬發言的JFung Remix,嘗試抒發窒息抗爭氣氛中的鬱悶。

但後來歡樂只能留於網絡世界,不知哪來的默契,人們開始小心翼翼守著嚴肅的界線。雖然後來還是出現抗爭「嘉年華化」的說法,音樂演出成了抗爭現場禁忌般的存在,〈海闊天空〉大合唱演變成新詞彙「今天我」,三個字已夠讓我們心神領會。

同是兩年前的太陽花學運,在激烈的議題辯論之外,場邊是樂隊輪流表演。當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學生團體,主動邀請滅火器寫歌。主音楊大正在立法院遇上學運指揮林飛帆,對方表示「現在需要的是一點溫柔的力量。」最後迎來了樂隊滅火器的名曲〈島嶼天光〉。學生撒離立法院時舉行音樂會,大家更舉起手機作電筒一起大合唱……

從「內地搖滾」回港後數天,那天也剛好是雨傘運動「九二八」兩周年,音樂人周博賢發表新的〈話你戇鳩怕你嬲〉樂隊版。而我整理著逐字稿,音地大帝正說到音樂與抗議的關係:「如果只是固守一個形式、堅持只能有某一種氣氛,這樣一方面不能把支持群眾擴散出去,另一方面也會有一種……這個運動的話語權跟正當性,為什麼是在某一種品味,或是某一種性格的人身上,而不是讓每一個有不一樣喜好、品味屬性的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參與。……其實抗爭的形式本身並不會帶來抗爭的成果,那能夠把議題給更多人看到,刺激更多人思考,加入自己,這件事情才能讓抗爭得到實際的成果。」

文:Practical Dinosaur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