癲狂中相濡以沫,三支樂隊的秘密回憶--訪《虫虫虫》音樂會搞手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左起:Jack@Ex-Punishment、劉靜@David Boring、Blythe@murmur

將會合辦一場音樂會的三支樂隊,Ex-Punishment、David Boring和murmur,失真和扭曲的音牆,加上沒有傳統旋律性的主唱,每首歌都像一隻巨型怪獸,潛藏無窮能量,張牙舞爪地挑釁聽眾。而赤裸裸的情緒,既是音樂會的原點、三位主音Jack、劉靜和Blythe的友誼起點,也是從未曝光的一個秘密。

在David Boring練習室的柔和燈光下,三人分享籌備《虫虫虫》音樂會的細節,很自然談到相識經過,本來毫無避諱的他們卻支支吾吾起來,只肯透露源於日本涉谷的表演……

沒參與演出,只是隨隊同往的Blythe形容那晚是一齣「戰爭片」,兩位女孩明顯掩護著最不願提及此事的Jack。

933b1a6d-ee77-4b02-a12e-3ae3d0a29cfb

David Boring演出(圖:樂隊提供)

PR模式的崩塌

「他們的音樂很有深度,可以帶你的思想到某個位置」Jack自顧自說起對David Boring的熱愛,自言情緒很容易受影響,說得興起時突然回到日本之旅最後一場演出,「巡演總是他們先玩,我吸收了他們的能量才上台,情緒有點不穩。」

當晚演出後有交際活動,一直在時裝界工作的Jack,精於社交。劉靜和Blythe說他有個「PR模式」,總是懂得以恰當的面孔與人溝通。「他們覺得我喜歡派對,便讓我出席,但那刻我很憤怒。」Jack回憶,當時身上只有一千日圓,不諳日語的他人生路不熟,加上演出後的情緒,已經「爆喊」了一圈,「為什麼要拋下我一個?」

回到酒店,情緒終於爆發,在走廊嚎叫著,衝到隊友房間瘋狂拍門、撞門,「隊友一開門,我一拳打下去,把眼鏡都打飛了,將他們趕出房間,把房內電器丟走,一個人躲了起來。那刻很討厭我的隊友,對世界和我所做的一切事物完全灰心。」他所做的事,包括當時樂隊The Yours,「我們真的達成了很多,出過黑膠、CD,為欣賞的樂隊做嘉賓,甚至試過收兩萬元演出、十萬元巡演,但代表了什麼?」

4bca56b5-50f5-42d8-b381-fd4d653b0e56

Ex-Punishment演出。(圖:樂隊提供)

我問,那個在演出後失控的狀態,才是真正的你嗎,「True」。原來「PR模式」是以壓抑為代價,「我意識到,從此不想再討好任何人了,至少在音樂上。」

那晚,David Boring在演出後也陷入情緒崩潰,包括劉靜演出期間逃離了場地幾次,「突然之間涉谷變態、痴漢、Fetish Club、被大叔摸屁股等畫面,好像放大了,加上演出的情緒累積而成。」她笑著形容經歷很有趣,與Jack逃避的反應不一樣,已經建立足夠距離去分析,「如他(Jack)讓我看到的部份是這樣子,那麼他內裡的情況一定更嚴重。」

壓抑的都在音樂得釋放,Jack打算好好維護這個喘息空間,包括經濟上的自主,才不用把作品賣作商品。於是他堅持上班,同時和The Yours原班人馬組成Ex-Punishment,創作純為自我滿足,推掉很多演出機會,「作品只讓朋友欣賞都足夠了。」

虫+虫+虫,不等於蟲

偏偏又突然和另外兩隊合辦音樂會,還打算之後一起到日本巡迴。故事又回劉靜和Blythe這兩位好友,「之前覺得找不到Connected的觀眾,但認識她們後發現,原來有人正在做類似的東西,都不是那麼寂寞,不如一起做些好玩的東西。」

在互相分享作品的圈子中,他們發現三支樂隊各有一首關於「蟲」的新歌,於是有了一起演出的念頭。

09393b2e-04c9-4b53-8585-e4d7564e8a1f

murmur演出情況。(圖:樂隊提供)

 

音樂會取名「虫虫虫」,是拆解自漢字「蟲」,代表三支樂隊,也象徵每人也是一個大環境的一份子。翻開字典,「虫」在古文中包含一切動物,百萬樣物種能用一字概括,卻無法把實際差異抹平。

三支樂隊十一個人,單是決定名稱已經意見不合,「最初想叫『害蟲』,但有人認為不需要負面標籤。」到準備宣傳文案,劉靜心想既然有話想說,當然要寫得清清楚楚,「但Jack覺得不需要用一件事Unite三隊樂隊,我們大吵了一場。」「我直情說不玩了。」

Haters (not) gonna hate

笑嘻嘻回憶著爭執的三人,說到「朋友」突然認真起來,表明不會盲撐朋友,經常不認同對方的美學品味,劉靜說「但我會欣賞他立場鮮明。尊重對方很重要,不能因為搞不懂別人做什麼、自己聽不慣,就下了『柒』、『娘』、『難聽』、『文青』的標籤。可能有人喜歡小清新,但造詣高又創出一套有趣語言呢。」

不讓直覺的喜惡主導,嘗試建立一套評論音樂的語言,才能脫離「haters gonna hate」的犬儒態度。當建築師的劉靜多次用「Constructive」形容良性溝通,「Constructive的真話很重要,衝出來和你說真話的人一定是好朋友。」

那次情緒崩潰是三人友誼的起點,見證脆弱後得以建立的信任基礎,從而令理性溝通變得可能,才是三人真正的聯繫。Blythe坦言,接受的藝術教育就是要對自己誠實,「不是真心想做的,就不要做。」

mur-ex-db-2

虫虫虫音樂會將限量派發的Zine。

所以音樂會的一切,從來都沒打算娛樂觀眾。「你不要誤會是為你而做,是我們為自己而做,但不抗拒大家一起來Enjoy。」

當Blythe與劉靜窩在沙發上,Jack抱著膝頭在旁邊說,他們通宵達旦剪貼、製作了三款Zine,將在演出當日派發,「做到凌晨七點一起吃早餐,好像回到大學做Project,好開心。」我感覺好像誤闖一個親密心事聚會,然後對照三支樂隊的音樂,原來不是張牙舞爪的猙獰,而是赤誠以待的傾訴。

zine-03
日期:2017年2月18日(六)
時間:21:30
地點:PREMIUM SOFA CLUB(上環文咸街128號 )
票價:HKD$150 (即場購買)
演出:2200-0100/樂隊演出;0100- 夜深/DJ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