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讓愛與色情制霸世界——東尼大木的音樂夢

7W5A5812-26

左起:貝斯手ARI、主唱TONY、結他手MASAKI、鼓手GAKU(攝影/林哲旭)

我必須承認,在到達現場之前,我對東尼大木的樂隊演出並沒有太高的期待。

一個AV男優因為長得像周杰倫而走紅,他就真的去組了一個樂隊,名字直白地叫做TONY BAND,這怎麼聽都不像是一個讓人能夠認真對待的樂隊。

從床上走到台上,東尼大木並沒有多穿一點衣服,雙腿岔開時,浴袍底下的紅色丁字褲一覽無餘。他在台上做的第一件事,是把手指插入一個充氣娃娃的「下體」,從裡面掏出幾個過期安全套扔到台下。

但TONY BAND不僅僅是這些噱頭而已。他們的音樂是相當老派、正氣十足的熱血硬搖滾。東尼的歌聲根本不像網上流傳的影片裡聽起來那麼粗糙,樂手的表演也專業而認真,令人不得不認同這確實是一場出奇好看的演出。

表演的最後,觀眾們舉著套套吹成的氣球在台下揮舞,舞台的燈光透過塑膠薄膜,竟然也散射出一些略顯渾濁、但依然浪漫的氛圍。

那時的東尼大木笑得滿臉都是皺紋,那是一種我們都經常聽說的、真正流露著「熱愛音樂」心情的笑容。為了一個從小未能實現的歌手夢,已到中年的東尼大木站在舞台上竭盡全力地跳躍、甩動,粘稠的汗水淋在前排觀眾的臉上。

我在被他們真切地感動的同時,又暗自慶幸於出現在舞台上的體液只有汗液而已。

 

和AV男優一起組樂隊 

「我想要金錢、想要唱歌、想要女孩的歡呼聲、想要性。做男優的話,除了歡呼聲,錢和性都能夠得到。」說到為什麼要做AV男優,東尼大木的回答坦誠得驚人。

至於唱歌這個夢想,在東尼大木聽到尾崎豐十五歲時的試音表現時,他就決定要先放棄了。「我想,我絕對永遠無法超越他的。」他說。

影響日本一代人的「10代教主」尾崎豐,也是東尼大木的偶像。 (網上圖片)

尾崎豐是被譽為天才的日本傳奇男歌手,帥氣、叛逆、才華橫溢,二十六歲時就離奇死亡。今天的東尼大木已經四十六歲,演了二十年的成人電影,他的樂隊才剛剛開始,但他唱的並不是給他最多共鳴的尾崎豐。他的主打歌是《說好的幸福呢》,還有Slam Dunk片尾曲《直到世界的盡頭》。不過他最為人所熟知的音樂作品,大概是網路上流傳的那些用他AV剪成的《聽媽媽的話》MV,在那裡面,他圍繞著一個又一個人妻模樣的女人,露出猥瑣的笑容。

三年前,東尼大木得知自己開始在網絡上走紅。「我當時就想,怎麼利用這個機會成為一個歌手呢?不如就組一個樂隊吧!」

東尼先找到了打鼓的朋友GAKU,又找來了他的朋友貝斯手ARI一起幫忙。去年,樂隊換了新的結他手MASAKI,他是GAKU在美國留學時的同學,還曾在國外的音樂學院任教。

7W5A5445-6

攝影/林哲旭

對於這些專業的樂手來說,「和AV男優組樂隊」,這大概是這件事情最大的吸引力所在。而對於東尼來說,他想要的不僅僅是一些幫他伴奏的樂手,而是一支真正有碰撞、有輸出、有創作的樂隊。「如果以AV世界的語言來說,前者就是付錢和別人上床,而組樂隊則是談戀愛,我喜歡你,所以想和你做愛。如果沒有愛的話,我就不會做這件事情了。」GAKU調侃道。

「不過,自從和東尼組了樂隊,我就再也不敢隨便看A片了。」結他手MASAKI笑說。

 

TONY、東尼大木、野上徹 

結他手MASAKI在演出中會戴上金色假髮,扮演一個叫做「Jennifer」的角色,她的設定是「一個十九歲的少女,從好萊塢坐巴士來到東京」。

7W5A5408-2-2

MASAKI扮演的少女Jennifer(左),其實看上去並不那麼少女(攝影/林哲旭)

「我們每個人都在扮演一個角色,TONY也一樣。他不是東尼大木,那只是他在工作中的角色而已,他是野上徹(東尼大木的本名),是一個溫柔、善良、有禮貌的男人。」MASAKI說。

雖然「禮貌」這一點大概還是值得懷疑的。東尼的口頭禪是「一起開房間」,每個跟他有過一面之緣的女性幾乎都被這樣「騷擾」過。看上去,他無時無刻不沉浸在他的男優職業中。

「如果我沒有什麼要表達的,我就會寫一些色情的歌,因為我是男優。我想要通過音樂全面地去表現AV男優這個身份。」東尼大木說,他是一個AV男優這件事,對於樂隊來說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。「因為這些經歷,我在舞台上才可以像演員一樣投入角色,和樂隊中的其他三個人在同一水平表演。」

「通常來說,過了三十歲,做樂隊的人基本都會選擇放棄開始工作。但我開始認真想做歌手的時候就已經四十歲了。即便我們都已經是歐吉桑了,我們能夠做到,就因為我是個AV男優吧。」

18836060_1254871241305511_2229257575182753263_n

東尼大木在他的本職工作中

作為東尼大木,他的專長是凌辱與亂倫;作為野上徹,他一臉熱情用黃色笑話讓身邊的人一起歡笑;作為TONY,他把按摩棒形狀的麥克風放在雙腿之間抖動,並抓住一切機會向觀眾展示他那條異常靈活的舌頭。

不過無論何種角色,他始終如一地把性作為他與世界溝通的方式。

「性是世界共通的語言音樂也是。」

 採訪當天剛好遇上MASAKI的生日派對。現場的主要娛樂項目是一個砸派機,幾個四五十歲的大叔玩得不亦樂乎,反而比最年輕的ARI更加吵鬧。

待“啪啪啪”的聲音停下來時,我坐在擁擠的酒吧裡,終於有機會再逮住英語最好的MASAKI多進行一點對話。

「在亞洲,傳媒和政治的力量總是在製造一種令大家互相仇恨的氛圍。而音樂能夠跨越語言的差異,成為溝通的橋樑,令大家公開地談論性,而不是對它諱莫如深。這是東尼在他自己的職業中做的,也是我們在音樂中想要傳達的。」他很認真地說。

對於一個以AV男優主唱為主要賣點、舞台表演中漫天飛舞著安全套的樂隊,他對歌曲內涵的詮釋簡直宏大得有些荒謬。

攝影/林哲旭

他的信心來自於他們寫的第一首中文歌《GGININDER(雞雞硬硬的)》,這也是東尼大木的口頭禪之一。「我們發現日語裡面的『チンチンビンビンだ”』(音:親親冰冰噠)和『GGININDER』意思一樣,音律也很相似,我們就覺得可以用這兩句話來寫一首歌。」說起這個,團員們都很興奮。

前一天晚上,他們第一次在現場演出這首歌,反響很好。到副歌時觀眾都跟著一起唱了起來。這讓他們非常高興。

「我們是天才!」他們像幾個高中生一樣驕傲地喊著。

「性是世界共通的語言,音樂也是。性能夠傳播得很廣,音樂也能。」我想起了MASAKI的話。

仔細想想,那個令異國的觀眾與他們一起,以兩國人都懂的語言大聲把性唱出來的夜晚,其實已經雄辯地詮釋了他所說的一切。

18359486_816734858478079_195465836368853613_o

TONY BAND與樂迷(圖片來源:解放音樂節)

在採訪的末尾,當我問到TONY BAND的目標是什麼的時候,東尼大木說:

「從色情出發,為世界帶來愛與和平。」

或許他們真的做到了。

攝影:林哲旭

攝像:范博淳、林哲旭

剪接:Primal Lamb

日語翻譯:楊睿睿、Kazuhiro Morikawa、Marie Chan

器材提供:洪健鈞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