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下的創作生活Q&A:黃衍仁、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、per se、王樂儀

疫情衝擊全球,香港人在動盪之際再添陰影,生活規律也重新習慣--學生停課、在家工作、禁止聚集、無薪假……音樂活動也全面停擺。雖然音樂工作者多以零散自僱形式運作,但面對疫情,未必就有備而來。我們隔空訪問二人組合per se、樂隊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的Teeda、詞人王樂儀,與民謠歌手黃衍仁,他們疫情期間生活與創作有哪些改變與感悟?聽著哪些音樂渡過這段日子?

per se

照片由受訪者提供

Q:疫情期間每日時間表?

Sandy:以前好多時都work from home,所以冇乜大改變。每日都做既係:冥想 / 練歌 / 食維他命C / YouTube。

Stephen:最大分別係冇晒騷,我都有教樂器同mixing工作,最初大家都唔知會點,有學生都會停,但逐漸返嚟,依家定期每星期都有上堂,所以第一個月嘅時間表影響最嚴重。

Q:這段期間有創作嗎?

Sandy:近來總是創作到一些走唔出框框既作品…所以大部分已經扔掉了🤣

Stephen:而家未夠Long term知道呢個情況點樣易響寫歌、想講嘅嘢。而家做的歌都係之前計劃好,要過多一反日子先知呢段日子點樣影響創作。

Q:疫情對工作的影響?

Sandy:教學上幸運地仍然保持到九成學生上堂,生計還是可以的。只是所有演出都put on hold,都幾掛住出show既感覺😤

Stephen:冇晒騷,就只剩返Routine工作,冇乜milestone同progress,所以stereo is the answer隻碟都係趁呢個時候做。set返啲目標比自己有向前的感覺。做完又即刻搵其他嘢做,好似per se未知幾時出都做住歌先,未做完第一首都開始下一首。因為剩返routine工作其實唔係好健康。財政方面,冇咗騷錢,但呢份收入本身都係好唔穩定。

Q:形容你當下的狀態?

Sandy:養精蓄銳,靜靜等候下一個演出機會。

Stephen:每樣事情都花多點時間,聽歌、做運動,甚至打機都是。

Q:這期間你最常聽的音樂?

Sandy:culenasm、FLOWER FLOWER、stereo is the answer

Stephen:多咗時間聽嘢,加上寫緊歌所以都想聽多啲歌。FLOWER FLOWER新碟《Target》、[Alexandros]前年的《Sleepless in Brooklyn》 、聽得最多係Bring Me the Horizon《amo》

Teeda@金巴利道路真理生命


攝影:Lok.  (照片由受訪者提供)

Q:這段期間有創作嗎?

有返工同freelance deadline 做時間表,其實同之前冇乜分別😂可以靜落嚟聽歌時間多左,乜都聽下咁。

Q:疫情期間每日時間表?

水咗一大班人極速錄好左新ep,好似一班fd街場踼波,男女老幼乜都有啲都幾歡樂。

Q:疫情對工作的影響?

演出展覽取消晒收入少咗都ok多,窮窮地咁。

Q:形容你當下的狀態?

ok la

Q:這期間你最常聽的音樂?

Absurd Trax AT15 Inhuman Spaces by Sour Gout
行雲流水嘅音樂,太有型。

Cenizas by Nicolas Jaar
Sound design 太勁,超勁現實系列。

purple moonlight pages  by R.A.P. Ferreira
Milo新作,詩詞可以聽到愛呀呀呀

The weeknd – After hours
自Echo of Silence 之後嘅驚喜之作,909加Juno佢成個米高Jack神咁,好假肥仔都話有親切感。

Polyhymnia by Yazz Ahmed
UK jazz新秀,聲音组合阿拉伯加Dpsy味幾正,同埋啲 playing 好好。

黃衍仁

undefined
攝影:oneness zeng (受訪者提供)

Q:疫情期間每日時間表?

無乜特定嘅儀式,但每日早上會做八段錦或拉筋,有時會打吓坐。

Q:這段期間有創作嗎?

三月差不多每日都回劇場排戲,負責音樂和表演,好充實,也首次嘗試制作廣播劇,至今還未完成所有後制,基本上還有很多配樂要寫。個戲叫《聽搖滾的北京猿人2021》,2017首演,今次會有改寫,當然也受到社會運動的影響,故事牽涉三個年代,三個動蕩時代裡對變革的看法,對人類未來的想像。至於四月開始,接了一套電影的配樂工作,一切還在開始的階段,現在我的感覺是很掛念戲院,希望部戲可以喺戲睇到啦。

Q:疫情對工作的影響?

疫情令劇場演出廷期至六月,甚至也不肯定六月是否真的能夠上演。我這十多年一直是FreeLance工作,己習慣了無長遠計劃,但當想到不知疫情廷續到何時,還是有少少擔心的。不過這些真的微不足道,不重要的。重要的是時刻警醒,不受恐懼迷惑。

Q:形容你當下的狀態?

當下就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太認真看待這世界之夢,但非也虛無。好好跟耶穌和佛陀學習。

Q:這期間你最常聽的音樂?

早陣子聽得最多的是這張[Negro Prison Blues And Songs by Alan Lomax]。而且還sample了它的beat用在聽搖滾的北京猿人主題曲。

王樂儀

undefined照片由受訪者提供

>Q:疫情期間每日時間表?

通常七、八點起身。雖然鬧鐘係六點,但天氣太潮濕起唔到身(笑)。起身第一件事餵貓,食早餐,成個朝早到中午一、兩點,都係處理緊學校工作,因為本身是大學兼職講師,要回覆學生、行政工作之類。每星期有三天教書,加上要Zoom,準備工作更加難。創作通常在晚上進行,或者特登騰出早上和晚間來做。下午通常做些不需要太集中的工作,因為比較睏。

Q:這段期間有創作嗎?

幸運地都多創作,手頭上有兩首王嘉儀的歌,國語碟的廣東話作品,以及一隻玩吓的rap,和替另一位創作歌手做新碟,關於家庭當中難以解釋、脫離,再變成自己的過程。

多了時間在家--一個私密的空間,所以都較容易代入構思到題材,已經寫了第一首,自己很滿意,頗嘔心瀝血,敬請期待。

近來的創作也包括我的博士論文。笑。

Q:疫情對工作的影響?

工作模式影響很大,因為我以為自己係靠樣的講師(笑),但原來唔係,怎樣都要有presence,面對面同學生交流。變成網上之後好sad,因為好耐冇見過佢地,我亦唔習慣對住電腦講嘢。生計很幸運地冇,因為詞人點都要有份穩定工作。

Q:形容你當下的狀態?

我裡面有種……躁動的東西,因為我不是呼天搶地的人,所以表面上都維持住正雪常常,好productive好積極。但畢竟不論運動還是疫症都很traumatise。另外是我們作為生還者,係咪有一定程度的內疚和無助呢?

近來外在努力維持一定程度的productive 和積極。不過內在比較混亂,始終在這城市之中,經歷運動與疫症,大部分人的生活天翻地覆,迷失似乎也是正常。而其他事事非非、紛爭都似漣漪一樣發生,使人無法不質疑何謂生活,如何生活。我們可以多醜惡,同時可以多接近,善。
一直在想生活與生存的關係。可能好kliche。一直都以為生活重要過生存。然而,這段時期,發現生活原來比生存容易,生活是向光的,建立自己的美好生活。但,生存是基本的,甚麼都沒有;但現在,我們維持生存。

Q:這期間你最常聽的音樂?

可能是歌手:張國榮、M83、Daniel Hart 做的電影soundtrack;還有魏如萱的〈恐慌症〉。太累的時候狂loop 韋禮安的〈貓咪共和國〉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